快捷搜索:

踏莎行赏析

踏莎行

候馆梅残,溪桥柳细,草薰风暖摇征辔。离愁渐远渐无穷,迢迢赓续如春水。

寸寸柔肠,盈盈粉泪,楼高莫近危阑倚。平芜尽处是春山,行人更在春山外。

注释

[候馆]迎宾候客之馆舍。

[征辔(pèi)]行人坐骑的缰绳。辔,缰绳。

[盈盈]泪水充满貌。

[粉泪]泪水流到脸上,与粉妆和在一路。

[平芜]平坦坦荡的草原。

翻译

春暖了,客店的寒梅日渐凋零,只剩细细碎碎几片残瓣儿;溪桥边的柳树却萌出了浅绿新苗。暖暖的东风在大年夜地上拂过,风中带了花草芳喷鼻,远行的人,也都在这时动身了。在这美好的春景春色里,我也送走了你。你渐行渐远,我的愁绪也渐生渐多,就像目下这一江春水,来路无穷,去程不尽。于是只好上楼眺望你拜其余偏向,期盼能够早归。然而,映入眼帘的,只是绵绵无绝的春草原野,原野尽处是模糊青山。而你,更在迢遥的青山之外,渺弗成寻!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